遠古農莊

關於部落格
不施肥 不用藥 草木自然生長
  • 258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地瓜餅

下雨天大家悶得荒,鄰家老翁來電說:『我閒到抓蝨子相咬了』幾分鐘後就見他捏著二個火龍果到了,我今早正想過去跟他閒聊哪!真是巧!他家小時候在基隆山上耕作,常有一些農家趣事與經驗分享,跟我們非常合得來,也是一個概念非常環保的人;從軍中退休後他選擇做木匠,我也常請他做一些家具,哪知一見面他就說:『這幾天在家鋸木頭鋸到很煩了』是啊!再怎麼有興趣的事,沒有其他娛樂調劑也不行的, 記得有一次我問涂大哥:『今天是禮拜天,不要下田啦!我們出去走走吧!你想去哪兒呢?』 他回說:『根據妳的模式,所謂不用下田就是開車十幾分鐘去另一家農場下田聊天。』 接著又說:『還有更過分的是,開車好幾個小時,也是去一家農場下田聊天。』 聽了讓我捧腹大笑,我以為這是很正常的事,居然被他說得如此幽默。 家裡有一部20年的老車,之前報廢後,我建議放在院子裡做障眼用,我們這不設圍籬的農家隨時有人當民宿闖入,我們偶而出遠門時,有一部車在家比較不像鬧空城,哪知居然養了很大隻的老鼠,涂大哥說:『連我們的貓咪看了都怕。』他連絡人來買車並拖走,一時之間後院又是賣車又是我跟老翁在聊天,天空還下著傾盆大雨,煞是熱鬧。 我邊削著賣剩的瑕疵地瓜邊跟老翁說:『等會兒也帶一些回家請妳娘削來煮。』 我正說著,買車的陳先生插嘴了:『我看到地瓜就怕,所有跟地瓜相關的東西都不吃。』 我好奇問他:『為什麼?』 他說:『地瓜一身都可食用,所以家裡年年種很多地瓜,地瓜葉養豬鴨,地瓜煮熟後人和豬都可吃』 接著又告訴我們:『我從小吃地瓜吃到國中,每天家裡都煮一大鍋地瓜,餓了就去抓一塊地瓜吃,吃剩的給豬吃。』 最後還揶揄的說:『人和豬共吃一鍋地瓜。』 惹得我們哈哈大笑;地瓜真的一身都是寶,而且相當容易種植,古時候米飯較昂貴,所以天天吃地瓜飯,而且地瓜的比例相當高,像陳先生家這樣人豬共吃一鍋地瓜的情形大概也是常見吧! 我把削好的地瓜煮熟,壓成泥煎成地瓜餅, 老翁吃了說:『小時候我媽也煎地瓜餅,但是口感不一樣。』 我問他:『妳娘怎麼做啊?』 他說:『我媽用蛇木的葉柄反面做磨板,』 因為蛇木的葉柄反面有倒鉤刺,正好讓農家拿來磨泥,就像現在磨薑泥的用具,老實說我還是第一次如此聽說呢, 他又說:『我媽將蛇木葉柄砍下後串成一圈掛著晾乾,隨用隨丟。』 早期滿山遍野都可以看到蛇木,後來都被砍去種蘭花做園藝用途了,我聽他這麼一說,馬上試著用磨薑泥的方式磨成生地瓜泥,再挖一小團下鍋煎成地瓜餅,果然口感不同,帶有一點沙沙的感覺,非常好吃; 我笑著問他:『妳娘那時也這麼閒嗎?磨地瓜泥相當耗工耶!』 他回說:『所以小時候我也要幫忙磨啊!』 要將生地瓜磨泥煎給這麼多小孩吃真不容易啊!這麼有心的一位母親呢!將地瓜變換花樣給孩子吃,也許因為這樣,所以老翁不會見到地瓜就怕吧。 正聊得起勁卻已近中午,我留老翁吃中飯,他卻說要回家陪老母吃飯,才起身要告別,轉個身我見一隻五色鳥正在芭樂樹上吃芭樂,
馬上要大家停止動作,等我拿相機來拍,由遠而近不斷得寸進尺的拍它,它可一點沒受我影響,一赴泰山崩於前也不能阻止它吃芭樂的態勢,最後我們拍膩了也看膩了,就這樣各自吃中飯去,結束了一個下雨天的早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